中秋連假的最後一天,瑞寶在暖烘烘地吹毛中去了彩虹橋。

雖然帶她回來的那天,我就做了最壞的打算

雖然這幾年她毛都白了,我知道日子在一天天倒數了

但總是還以為

還可以到明年、還可以再多一天、還可以再有下一個生日...

我知道,生死別離,是人生必修的功課

這一回,瑞寶和我都圓滿了

/tmp/phpqT4Slk

 今年暑假,瑞寶的體重開始往下掉,但是飲食都正常,沒有少吃也沒有胃口不好

醫生說年紀大的狗新陳代謝跟消化不好,是逐漸會預見的事情

但是胖絕對比較不好,所以能吃能動沒有異常,就繼續老狗的照料

但九月的某一天半夜,瑞寶突然癲癇,頭不停向一個方向轉

前腳會不自主地划水

我著急地帶她去有24小時急診的動物醫院

做了抽血檢查,發現心臟不太好、肌肉溶數值高,其他肝、腎都正常

所以要繼續知道為什麼癲癇,就要進一步各項檢查排除

腦的斷層、腹積水...等

她怎麼樣都是15歲以上的老狗,每次洗牙要麻醉我都擔心不已

這幾年只要是會讓她疼痛的侵入式手術我都避免

到這個節骨眼了,我也感受到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

所以最後請山群的廖醫生幫我開藥,讓她發作頻率能夠少一點

但自從癲癇以後,她就無法自行站立,吃喝拉撒都得靠外力協助

每次她反弓時我就抱著她安撫,但幾次發作時沒有人在一旁,

她不由自主地摩擦就讓身體、臉上造成了傷口,

家人們看了瑞寶的皮肉傷,也擔心這種生活品質是不是會讓她很痛苦?

但每次餵她,她都會很努力地捲動舌頭一直吃

我想只要她願意動口、我扶著她上廁所她也可以排泄

我就還不能放棄她....

這是另一個痛苦的關卡,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是對的,什麼處置對她是好的呢?

文章標籤

鴨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